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近70%的数据泄露是内部人员造成,图纸加密软件该不该背锅?

2021年06月02日 11:45

导读:在全球网络安全事故中,数据泄露时至今日已经相当常见,纵观近几年全球范围内的数据被盗记录,可以发现问题的严重性:2016年全球范围内被盗的记录不到15亿条,而在2017年的时候,全球范围内被盗的记录,已经迫近20亿条了。追溯数据泄露的源头,不难发现企业内部人员的主动泄密,逐渐发展为网络安全事故的引爆点,占比近70%,那么,对于人员流动性高的行业而言,又该如何维护数据安全,扼杀数据隐患的苗头?


在全球范围内,每分钟都会有2家企业因为内部信息泄露而倒闭,这并非危言耸听!由于人员流动性的原因,企业数据安全如履薄冰,而在众多行业中,设计行业的人员流动性又要高于大部分行业,由于设计人员手中普遍掌握着企业重要的图纸信息,一旦相关人员通过邮件等方式将图纸信息传递给第三方,企业将面临竞争力下降、系统停运等情况,这时候外界可能会有疑问,难道安装了图纸加密软件就能堵住图纸数据泄露的出口?为什么企业安装了相关的图纸加密软件还是发生了数据泄露事件?市面上的图纸加密软件是不是就是中看不中用?


事实上,利用图纸加密软件封堵数据泄露的事例也并非没有,此前,国际某知名室内设计公司由于经常需要外发图纸文件,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如何对外发人员身份进行认证、如何对外发文件进行认证控制以保障图纸数据安全,就成了解决的重难点。值得一说的是,该设计公司的要求不仅是对重要图纸等信息资产进行加密处理,还要能够对员工的上网行为进行管理:如在工作期间对员工的工作状态进行审计追踪。最终,该知名设计公司决定部署天锐绿盾数据防泄密系统,而由于企业在外发文件的时候都会设置禁止打印、拷贝、自动销毁等功能,该设计公司截止目前尚未发生任何泄密事件,可见,不该一棍子打倒所有的图纸加密软件!


钱包被小偷窃取了尚且可以归还,而数据一旦被窃取,就可能造成二次扩散,损失难以衡量,现在,你还要纠结于用不用图纸加密软件?


相关推荐

首次购房年纪为何越来越趋于年轻化?

在大城市生活,其实最痛苦的还是住房难。许多优秀的职场人士,在职场拼命奋斗,但拼尽其终身也难以在一线城市的角落买到一套小平米的房子,因为房价实在是太高了!根据众多研究机构的统计,日本、德国的平均首次购房年龄都超过了40岁,英国、美国大多在30岁以上,而中国的平均首次置业年龄仅为27岁。与西方相比,我国的首次购房年纪为何越来越趋于年轻化?其实无外乎三点因素:一.房价太高;近20年,中国房地产飞速发展,房价总体走势也处于持续上涨中,很多城市的房价几年间甚至翻倍增长,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很多人就产生了“买房紧迫感”,甚至有早买早赚的想法。二.社会环境;20多岁正处于结婚的年纪,而在中国人的传统思想里,房子是安居立业的基础,甚至很多人觉得男士没房就达不到结婚的标准,无论是刚需还是为了做婚房和学区房的改善型需求,买房都是硬性需求。三.租房太“烦”;人总要有一个住所,如果不买房肯定就要租房,但是从这几年我国的租赁市场来看,想安心无忧的租一套好房,也并非易事,“虚假房源”、“黑中介”、“乱收费”等令人头疼的问题还没得到合理解决,“套路贷”等问题却又浮出水面,真的很难让人放心去租房!但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以及部分类似于租客网在内的信用体系健全的租赁平台的出现,租房过一辈子仿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烦恼,反而让自己的经济以及精神上更轻松,不用再为了“一人成家,掏空全家”而犯愁。平台致力于解决中国租赁市场当前低效、混乱的不合理现状,提升所有租客的租赁体验感,并采用“单方收费”的服务方式,杜绝所有乱收费行为,减轻租客的经济负担。平台“单边收费”是指,除了租金等住房基础费之外,不收取租客任何费用,包括中介费。从线上选房,到线下看房,再到确认搬家,租客方不收取任何额外费用,还享有搬家服务!任何能够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往往是创新与温度。毋庸置疑,从供需端匹配需求,租前租后服务都提供更优品质的租客网,以租客群体的支持为基础,未来发展也将驶入快车道。

2020年08月13日 10:37

水可以烧开二次吗?

可以的。水里的亚硝酸盐不会凭空产生,一般是由水中原有的硝酸盐转化而来。合格的饮用水中,硝酸盐很少;但如果copy水源被含氮有机物污染,硝酸盐含量可能增加。饮水反复加热导致亚硝酸盐增加的原因,主要是水蒸发浓缩,亚硝酸盐浓度增加,但总量并不增加;另一种可能是,某些硝酸盐受热分解成亚硝酸盐。我国桶装水的卫生标准规定,水中亚硝酸盐的含量不得超过2微克/每升。

2020年04月29日 14:33

昨日,最后8名专家撤离武汉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随着湖北武汉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国家卫健委和中央指导组的最后8位留守武汉的专家,昨天(4月27日)乘坐高铁离开武汉。在这个专家团中,有一位是来自北京朝阳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副主任医师李绪言。从1月26日起,他就一直驻守在武汉市肺科医院的ICU病房。最后几天,又转战到省人民医院东院。在乘车赶往武汉站的路上,李绪言一直拿着手机对着窗外拍个不停。短短几分钟,他就连发两条短视频。他说,临行前,要记录下复苏后的武汉。离别的时刻,他还惦记着自己救治过的病人。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北京朝阳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李绪言:刚跟武汉肺科医院ICU主任胡明通过电话,之前我们救治的一个40岁的上ECMO的患者,上了四十天现在基本康复了。这种重症患者尤其是极危重患者大家倾注了太多的心血,能够看到他们康复我们也觉得特别有成就感。4月15日,最后一支国家医疗队——北京协和医院医疗队撤离武汉。但该医疗队有5位专家却留了下来,参与最后几名重症患者的救治工作。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主任李太生:终于完成了国家交给我们的任务,也能够让这个城市能够正常运转,我们也是感到非常高兴。

2020年04月29日 00:02